四川蒲江丑柑娇俏 连续三年价格攀升

“不卖哈!”3月2日上午,蒲江县大兴镇场镇社区6组,村民郭长林接到柑橘采购商的电话,一听对方的出价,他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对方给出的价格是每公斤8.8元,郭长林觉得“太低”。

截至3月2日,郭家的3公顷左右“不知火”(俗称“丑柑”)已卖得差不多了,只剩挂在树上的近两万公斤,“卖得太好”甚至让他有些懊恼:“天天被采购商追着买,我都还没卖到最好的价就卖得差不多了。”郭长林决定得让最后的柑子“挺住”:“过几天准涨价,‘丑柑’这品种晚熟,我等得起,至少让我卖个10块钱一斤嘛!”

丑八怪丑柑

近年来,“蒲江丑柑”以其独特的口感和丰富的营养受到广大消费者青睐,并通过媒体宣传、广大消费者口口相传迅速占领了国内晚熟柑橘市场。目前,“蒲江丑柑”销售省份覆盖全国,并出口到俄罗斯、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

这段时间,蒲江很多村道上,往来拉柑橘的货车不时因错车造成“堵车”。

根据蒲江县农林局提供的消息,“蒲江柑橘的亩均纯收入超过万元,即便遭遇国内柑橘市场整体行情下跌的情况,价格也依然稳定。”蒲江县农林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这得益于柑橘产业的标准化生产、严格的质量安全管理,以及3个主要优良晚熟品种能够形成错峰上市的行情,产品完全不愁销路。今年,“蒲江丑柑”的价格更是节节攀升,“不知火”“春见”耙耙柑两个品种的市场价已攀升到每斤12元到15元。“丰产、畅销、卖价高的状态已持续了五六年”。

丑八怪丑柑

三个晚熟品种错峰上市占空档

目前,蒲江已经形成了1.33万公顷的柑橘种植规模。除部分栽种柚子和柑橘新品种外,主要种植“春见”“不知火”“清见”三个从日本引进的优良品种。截至目前,“蒲江丑柑”先后获评2015年“全国十大最具魅力农产品”“2016成都市最受消费者欢迎十大优质农产品”等称号。

“去年,全县柑橘年总产量26万吨,每亩平均净收入过万元,多数销往全国各地,少量出口。”蒲江县农林局产业科科长王海燕介绍,这种丰产、畅销、卖价高的状态,在蒲江已持续了五六年。

据了解,普通柑橘的采摘期一般是每年的10月至11月,相比普通柑橘,蒲江这三个品种都是晚熟品种,采摘期都在来年:可以从1月底持续到6月底。这个时间段不仅错开了普通柑橘的上市高峰期,还填补了“水果空档期”。

事实上,引进这三个优良品种,正是源于蒲江曾经历过的“柑橘滞销”困境。县农林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蒲江的柑橘种植已有四五十年的历史,早期以脐橙和蜜橘为主,实现了农民的增收致富,但当全国开始普遍种植脐橙和蜜橘,蒲江就失去了竞争优势,2005年前后,蒲江的脐橙和蜜橘出现大量滞销,同年,蒲江开始寻求解决方法。“经过考察和筛选,蒲江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的气候条件,正适宜种植晚熟的春见、不知火、清见。”王海燕说,2005年,这三个品种从日本引进,经推广,全县在2010年左右形成现有的种植规模。

丑橘

水果遇市场缩减蒲江柑橘仍看好

相关人士指出,今年是柑橘丰产年,但市场需求有所缩减。

郭长林也说,从现在行情来看,3月2日采购商给自己报的价,“在目前全国的柑橘离地价中,算是很高的了”。郭长林的“不甘心”,来自于他的“不知火”去年每公斤的离地价都超过了10块钱,而今年大部分只卖了8块钱。

其实,就算剩下的也卖8元一公斤,郭长林的3公顷左右“不知火”,今年将为他带来超过50万元的纯收入。这在蒲江并不是个例。

今年春节回家,大兴镇水口村村民温泉就受到了“刺激”:“屋头种了几十亩柑橘的亲戚说,他家每年每亩地纯收入都是一两万,我在外头每个月也就挣五六千块钱,那还跑出去做啥子?”

据蒲江县农林局数据,以刚上市的“不知火”为例,去年普遍价格在每公斤6.4元到11元之间。“今年价格略有下降,预计普遍在6元到11元之间,这点波动完全不影响蒲江的柑橘果农挣到钱。”县农林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近年来,蒲江县依托良好的生态环境和区位优势,通过政策引导、项目扶持、科技支撑、示范带动和机制创新,大力实施柑橘产业规模化、科技化、市场化发展,全县柑橘种植面积20万亩,年产量26万吨,其中丑柑占75%,年产量19万吨。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