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蒲江农民重庆承包土地种植不知火丑柑

近年,不知火、春见等杂柑,市场行情一路看好。目光敏锐的四川人—不管是柑橘种植能手,还是从未种植过柑橘的人,大多认为杂柑是一个好的投资项目,纷纷寻地扩张。然而,此时的四川柑橘园,早已炙手可热,一“园”难求。

不知火丑柑

于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发生了。去年春天开始,蒲江、眉山、内江、宜宾等地业主,就像当年江浙业主全国各地包地种大棚西瓜一样,一拨拨离乡背井奔赴重庆市垫江、忠县等地,规模流转柑橘园,高改嫁接杂柑。

这种因投资杂柑而衍生出来的“飞地”现象,对业主们来说,是机遇还是风险?又给当地带来了什么?近日记者奔赴重庆,展开调查。

四川橘园抢手 业主跨省寻“飞地”

3月31日,记者在重庆市忠县县城见到徐明凯—眉山市彭山区黄丰镇爱媛杂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徐明凯脸庞被重庆炽热的阳光晒得黝黑,这段时间他一直忙着在忠县租种的夏橙园里打药。

一个彭山的种植户为何大老远跑到重庆种柑橘?徐明凯说,去年他到忠县收购柑橘,发现忠县柑橘规模大,主要种植夏橙,但很多果树失管,老百姓缺乏技术,产量比较低。他还了解到,忠县、垫江、长寿等地均有丑柑,忠县还建有国内第一家非浓缩橙汁加工厂。但当地加工柑橘近年收购价低至0.3元/斤—0.7元/斤,夏橙1斤也只有1元左右,导致果贱伤农,果园荒废,农民纷纷外出务工。

“这边的柑橘园三五百元就可租1亩,在四川要一两千元。”了解到租金后的徐明凯心思一动,何不在忠县种柑橘?地租价格合理,气候、土壤种植柑橘也没问题。于是,徐明凯去年春季从忠县任家镇的当地业主手上流转了500亩夏橙园,他有信心让效益低下的夏橙通过精心管理生出金子。

去年开春后,有着10多年水果营销经验的蒲江县寿安镇业主刘国祥也来到重庆种杂柑。“这边地租比蒲江便宜。1棵果树只投租金10元,相当于每亩450元租金。”4月1日,刘国祥告诉记者,他在重庆垫江、长寿流转了1000多亩、3.5万株夏橙,已经高改嫁接成了春见。

虽然地租便宜,但不少业主们反映重庆果园地处山区和浅丘,交通、水源等基础设施条件不如四川老家,不易于管理,吸引他们的并不仅仅是便宜的地租。同在重庆发展柑橘种植的内江市市中区朝阳镇业主雷礼阳说:“主要是这边还能成规模流转到土地。”

记者走访了解到,在我省眉山、蒲江等地,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植柑橘,大面积的土地都已流转出去,缺少扩大规模的空间,这是业主们赴渝寻找“飞地”的主要原因。

赴渝种植柑橘 开拓一片新天地

四川业主赴渝种柑橘,当地沉寂的果园又沸腾起来,农户不仅有了流转费,有的还帮业主务工,多了一笔务工收入。

“我们整个大队的果园都包出去了,10元/棵,1亩400元租金。”忠县新立镇白马村二组70岁的老农黄世财说,他们原来种的是甜橙,除去各类开支,没啥效益,“要是雨水一多,把花淋落,就更没有搞头。现在我有稳当的流转费,帮业主打工,1天还有60元工钱”。

其实,流转费、务工收入,对当地农户都是浅层次的带动。深层次的带动在于,随着四川业主赴渝发展,一个个柑橘新品种、种植能手和嫁接高手也相继带了过去,对当地农户及其业主学习四川先进的生产管理和营销经验、进行品种升级换代,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去年以来,四川老板过来流转了1万亩柑橘园,把夏橙高改嫁接了不知火、爱媛38、春见等品种。”垫江县农业局果品蔬菜管理站副站长谭锋说,“今年就有一定产量,株产达到2至3公斤,预计明年每株可产10公斤。”谭锋认为,四川业主的种植技术比较好,而且多数业主是搞果品销售的,资金雄厚,熟悉市场行情,管理理念和经营方式先进,选择品种对路。

徐明凯说,他一般在4、5、6、7这关键的几个月,请四川的技术人员每次过来呆10多天。“现在我把夏橙产量提高了,亩产达2吨左右,过段时间就要采摘了。柑橘园原是本地业主无力经营的,他们看到我搞起来了,也有了重新发展的信心”。

垫江县白家镇宣传委员刘晓安隔三差五就要到四川业主承包的果园逛逛。刘晓安说:“我们本地的嫁接人员,嫁接的成活率只有百分之二三十。四川业主带过来的嫁接人员,技术好、刀儿快,嫁接的成活率达到了98%。本地的适度规模户都跑到四川业主的果园偷技,背着业主请嫁接工人去他们的果园接私活,说‘老板给你300元/天,我们就出500元/天嘛。

四川蒲江不知火柑橘种植基地的黎学平认为,“四川业主一旦在重庆取得成功,肯定带来丰厚的效益。这势必调动起当地外出务工者回乡创业的积极性。”

“四川的人员、资金、技术都流动过去了,这是好事。”眉山市彭山区农业局多经站站长张咸成认为,“四川柑橘总面积大,但户均规模偏小,拿一些人出去发展,更有利于本省柑橘规模生产和经营能力的提升。”

柑橘投资热土 如何险中求发展

如今,重庆忠县、垫江、长寿等地,成为发展柑橘的热土,除四川业主外,还有湖北、湖南、广西等地业主,还有继续增加的趋势。他们是否就能种出预期中的优质柑橘呢?两三年后大面积投产,是否面临着集中上市的市场风险和缺少劳动力采收果子的风险呢?

对此,内江业主雷礼阳自信地说:“我们的春见是反季上市,目前果园价每斤5元—6元,市场价达10元/斤。用的是有机肥、测土配方,就是要把品质搞好,做精品。而且我们的果子有品牌,在北京都很有名气。”

丹棱县农业局多经站站长袁兴亮说,近期不知火价格有所下跌,但品质好的果子跌得少。因此他建议:“业主们只有通过品质的竞争,才能降低未来的市场风险”。

谭锋也认为,“一定注意品牌包装,任何好的果子,都需要品牌拉动。同时,还要建立网络和电商平台,拓展销路。”

“国内的杂柑主要集中在四川和重庆,仅四川就有100多万亩,但随着消费者消费习惯的改变,这些面积都算不了啥。”省农业厅经作处果树科科长党寿光认为,业主们在重庆高改嫁接得有早、中、熟杂柑品种,一方面就避免了集中上市的风险,另一方面,“四川的果农技术先进,一棵树子上能换出过三四个品种。他们晓得顺应市场,看到哪个新品种出来了就会去换,绝不会在一棵树子上吊死。”

谭锋建议,业主的面积不要包得太大,不仿“大面积,小单元”,包两三千亩可以,但必须是多个业主来包,以降低风险。否则劳力跟不上,资金跟不上,销售也没有那么多渠道。此外,“柑橘每隔三五年就有新品种出来,业主要随时关注新品种,及时跟进”。

仁寿县青见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徐文科,自春节过后就被业主请到重庆去 “参谋”过几次了,他认为:“四川和重庆的大环境差不多,但在气候、土壤等方面又有细微差别,温度、降雨量都需要观察。”

“南方为橘,北方为枳。在这边种植不知火有的不减酸。”忠县果业局局长刘巨龙说,“相当一部分业主对我们本地的地理、气候、自然条件不熟,就把他们认为好的品种拿过来高改嫁接,也没有进行区域试验和备案。要充分考虑新品种的适应性,一定要适地适树。同时,一定要注意品种的纯度和苗木接穗的检疫。”

对于四川业主赴重庆种柑橘、高改嫁接新品种,四川省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蒋远胜认为:“这些现象是非常理性的经济行为”。他说,高改是需要选择时机的,因为周期较长,只有当原有品种完全失去市场竞争力时才行。高改的市场风险虽然有,但就当前的市场来看,不是很大。

另外,据记者了解,当前重庆忠县、垫江、长寿等地的劳力均是六七十岁的农民,没有专业的采果队伍,业主的柑橘投产也将面临劳力缺少的现实。但在一些业主看来,这都不是问题,他们的想法是:“从四川请专业的采收队伍过去,我们只多出一些车费而已。”

黎学平认为,业主对用工的需求必将带动工价上涨,这会吸引当地青壮年外出人员回家务工。四川的技术人员也可对他们展开培训,为当地带出一批专业的采收队伍。

紧跟消费潮流 谨慎选择控风险

徐明凯算得上是业主中的另类,他并没有高改嫁接,依然种的是夏橙,他自有考量。“高改嫁接,1亩要投入上千元,两三年才投产,今后的市场行情也说不清。”徐明凯说,“夏橙在成都、眉山地区都好卖,在我老家黄丰,去年鲜销达到了5500元/吨,我们的夏橙品质还不如重庆的好,只是我们这边管理水平高,种出来的好看罢了。我想,在忠县只要加强管理,种出来的夏橙效益差不到哪儿去。”

就在大多数业主高改嫁接杂柑新品种的同时,忠县、垫江、长寿周边的夏橙收购价于去年回升到0.8元/斤,今年订单价已经达到1.2元/斤,就是因为当地夏橙面积的急剧减少。

忠县果业局局长刘巨龙尽管很支持业主高改嫁接,但他对业主一哄而上高改嫁接也表示出了一丝担忧,他颇为赞同徐明凯的做法。

据刘巨龙介绍,在欧美国家和北京、上海等地,饮用橙汁已成为一种消费潮流,这将促进对加工型柑橘的需求。而今年农业部也出台文件支持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加工柑橘自然有一定的市场。忠县有国内首家非浓缩橙汁加工厂,全县35万亩柑橘,加工果就占了20万亩,橙汁加工业延长了产业链,增加了政府的税收,从而反哺农业。

“对业主来说,既希望丰厚的利润,也喜欢稳定的预期收益。”刘巨龙说,以一年为一个周期,鲜销果的价格好;如以10年为一个周期,则是加工果的效益好,加工果的市场波动小,市场发展潜力大。

“加工果可以今天采摘,明天就可加工,周期短。鲜销果要经过精心采摘、清洗、包装等环节,还要轻拿轻放,耗时一个星期。加工果的采收成本会比鲜销果低得多。”为此,刘巨龙建议业主在选择柑橘品种时,一定要慎之又慎。

广告也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