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拯救烂在田里的蜜橘

湖南省石门县被称为“中国早熟蜜橘第一县”,今年石门柑橘大丰收,预计全县总产量达45万吨。但由于天气下雨,大量的优质蜜橘滞销,成堆柑橘被丢弃在泥地里腐烂变质(10月30日《潇湘晨报》)。
一层秋雨一层凉。这种凉,浸透石门橘农的内心:据说原本应该差不多卖完的早果,因天气只卖出三分之一,而售价也跟着一起大幅跳水。S303省道石门段沿线硕果累累又无人采摘的蜜橘,终究逃不过“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命运。谷贱伤农,橘农的忧伤写在脸上。那些并不诗意的烂橘子,将脆弱的基础农业真相再次呈现在公众面前。
是的,市长再厉害,即便不怕错位的骂声,也不能天天奔赴大城市推销农产品;媒介再厉害,就算博主个个立地成佛,也无法从萝卜白菜到柑橘香蕉全盘收购……救火,永远不如防火来得迫切而有效。中国市场经济体制20年翻过去,我们当深谙一个基本逻辑:和市场经济玩“情感牌”,最后只能把自己玩进去。
蜜橘熟了,但它对应的市场依然“青黄不接”。一方面是产供销信息未能有效引导资源配置。石门年产柑橘40万吨以上,分给全国人民,一人要分3到4个。但湖南不止石门产柑橘,而中国也不只湖南产柑橘。柑橘不是必需品,需求弹性很大,年年开足马力生产,迟早供过于求,那么,有成熟的行业协会指导分散的橘农调整生产布局吗?答案往往是否定的。
另一方面是农业产业化始终原地踏步。尽管农村有了“经纪人”、农技站等,但成熟的产业链始终缺位。数据显示,美国、南非等国家的柑橘产品鲜销比例只有30%,70%以上是深加工,而中国柑橘产品的深加工占比只有5%左右。正如当地农业专家所言,“那么多橘子,一下子怎么吃得完?”既然常年“吃不完”,为什么不能以市场为依托,在“怎么吃”上动脑筋?
更重要的是农业转型缺乏专业化运作。一个橘子,石门蜜橘有石门蜜橘的命运,“新奇士”有“不知火”的遭遇。有人问,中国柑橘产量巨大,怎么就玩不过一个“新奇士”?这个问题很复杂,最简单的回答是,石门蜜橘有品牌吗?它能让人联想起“像阳光般鲜艳”的果实吗?前几日,我们在慨叹一个数据:据华泰联合证券的研究,其对iPhone的利润在各个国家(地区)间的分配作出分析,中国大陆劳工成本只占了1.8%。当然,劳动密集型行业无可原罪,但对农业来说,如果过于“靠天吃饭”,显然就不只是劳动密集不密集的问题——能把蜜橘推销成水果中的iPhone,靠的显然不只是橘子的本领。
这些年,我们也没少谈农业深度发展问题。遗憾的是,数字迷局中的博览会越来越多,桃花节、杏花节等各色秀场越来越多,但真正涉及农业资本运营和投融资的研究少之又少,真正将地方农业增值和长远品牌建设作为价值旨归的少之又少。急功近利的花活,就是比比哪家葡萄种的最大、哪家大葱比象鼻子还长……至于更多普通的农产品,命运还在散户的手上。
经济学里有一个基本常识,“生产成本若不影响供给,则不会影响竞争价格”。今年的烂橘子,明年一定不会重蹈覆辙吗?那些烂在农田的蜜橘,如果能在腐烂之前有更集约化的“拯救”,起码不会沦入“归零”的命运。这是橘农的无奈,更是权力作为的“羞赧”。联想起有媒体近日不完全统计说,全国至少18个省市区明确提出了“幸福社会”的概念,而2011年数据则显示,已有100多个城市提出建设“幸福城市”——那么,不妨建议地方部门去问问烂在农田里的蜜橘:你们幸福不幸福?

广告也精彩